ふたりが一緒なら、
何でもできるって、
ずっとそう思っていた。

原罪

序的链接:
http://byakuyayuki.lofter.com/post/1d10fa1f_baac3d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章

艾文跑了很长时间,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。荒山野岭里没有什么很明确的道路,他匆忙之间躲进了一个荒废已久的小村子。趁着还没有人追过来,他需要找个地方先藏一下。他已经跑不动了,连日来的逃亡耗光了他所有的体力和精力。

那些人用来照明的火光已经越来越近,可是这里完全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藏得住十二岁的孩子。艾文只能继续往村子里面跑。

“老大,我们已经追了这么长时间了,那小鬼头怎么还有力气躲啊?要我说,赶紧束手就擒乖乖跟咱们回去还能得个痛快的,那么副破身子总拖着很好受是怎么着?”

“你还别说,总是有那么些人觉得自己有能力能挑战自然法则的,那孩子又不是开天辟地头一个儿了。反正上头发话一定要让他消失,咱们照办就是了,管他那么多呢。”老大抬头看了看,此时已是月上中天,“别废话了,咱们提高效率分头找,干活儿干活儿!”

“老大!村子里面有发现!”分进村子里深入搜查的人在不远处压低嗓子喊。他们在村子后边发现一口枯井有些不大对劲。

一队人仔细搜查过,发现枯井没问题,倒是离井不远的地方有一片浓雾,着实透漏着诡异。

那雾气只有一间屋子那么大,还是黑色的,显然不是正常凝结出的水雾。

众人都互相看看左右。

“那小鬼体内原力混乱,也搞不出什么花样吧?”

“就是就是,再说我们这一群大人还对付不了他么!一团雾而已,过去看看!”

众人先后走进黑雾里。由于其中水气太大,火把早就受潮失去了作用,大家便纷纷调动原力聚于掌心,一团团白色的火焰欢快的跳动着。

这雾看着没多广,走进去却仿佛没完没了。

没多大会儿,队伍后面突然传来“砰”的一声闷响。

老大转头问向自己副手:“喂,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”

“没什么吧?要不就是太小声儿了我没听见?”

响声接连传来,等走在最前面的老大被惊动回身查看的时候,已经哪怕一团白光都看不到了。他想喊人,刚开口,却也已经倒下。

浓雾散去,渐渐下沉凝聚,化为一滩黑水,显露出一棵已经枯死的树,周围倒了一地尸体。

 

艾文在一间民居里发现了一个小箱子。箱子固定在地上,掀开底板,下面是一条地道。他进入地道后就捣毁了入口,因为不知道后面还会有多少追兵,凡事还是谨慎小心为上,毕竟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好运。

就像他好运的在村后发现了那棵树和那滩水,压榨出体内最后一丝原力,转化为黑元素注入水中,制造出浓雾。他自己躲在暗处,只等那些附带着黑元素的水汽被他们吸入体内,便控制其凝结成冰,直接封喉。

呵,也是他们活该。根据现有的知识,人们都认为一个人的身体不可能同时存在两种元素,却想不到出了他这么一个怪胎。

知识。

知识可以救人,也可以害人。

很遗憾,被救的是他这个“叛徒”。

 

地道从山上直通山脚,连着一座谷。地方不大,不过有水有木,足够艾文休养一段时间。当务之急,先得把伤养好。

他在这小山谷里待了几天,把不大点儿地方转了个遍。这谷里有些果实能供他果腹,却是半棵药草都没长。无奈之下,只好先想办法尽快恢复原力,能使用白元素,就能给自己疗伤。

艾文每日小心翼翼的使用原力治疗伤痛,就怕一个不小心泄露了原力波动引来追兵。现在不知道外面是什么状况,他必须时时刻刻绷紧神经。

一个刚刚十二岁的孩子,“小心”却已经成了他的口头禅,呵。

少年还赤裸着上半身,双手伸向胸前,紧紧握住挂在那里的吊坠。

灰白色的石头雕刻成一对简洁小巧的羽翼向下伸展旋绕,两片翅膀中间包裹着一颗黑色深邃的水晶。

是很久以前有个人给他的东西,一直被他当做护身符带着。

不过他最近倒是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:那块雕刻成翅膀的石头,竟然是空间石。

空间石很稀有,他也只见过一两次,一小块石头经过精加工,就能开发出几十倍甚至几百倍于本身体积的一片独立空间。自己的这一块,他不知道里面的空间有多大,也没试验过,因为他东西也不多,只有一本手札。

手札也是那个人给他的,上面记录了一些常识性知识和原力的使用方法。

在这个世界,有两种分辨种族的方法,一种是人类动物植物这种传统的分法,另一种,是根据元素来区分。

这个世界有五大种族,分别拥有五种不同的元素,都可以有原力转化得来。五大种族分别是:白色巫族,紫色星族,蓝色魅族,绿色灵族,红色妖族。各族之间界限非常分明,由各自的王族领导,建立起强大的帝国。

其实严格界限,是为了杜绝异族通婚。在这里无论是人类还是动植物,没有谁的身体能同时承受两种元素。

有野史记载,仅有过的几个混血儿,不是无法承受不同元素的排斥反应爆体而亡,就是生命机制被破坏身体枯萎而死。

总之都是饱经痛苦折磨最后死掉啊。

艾文想,那像他这种,能够使用两种元素还没有任何不适感觉的,同族父母生出来的孩子,可不就是怪胎么。

巫国的王,未曾迎进王宫的庶妃,受尽众人宠爱的唯一的储君。

血脉不明,黑元素,再加上那什么莫须有的叛国罪。

呵,从天堂到地狱,这一下摔得可真惨啊。

艾文觉得,自己现在没哭没闹没上吊真是十分对得起自己的出身教养了。

不过,这有什么用?他杀掉的那些人,他们肩上的纹章曾经代表着对他忠诚,可现在他们再也不会在进宫的时候还想着来看他陪他玩了。

就因为他是个“叛国者”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暴君默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