ふたりが一緒なら、
何でもできるって、
ずっとそう思っていた。

原罪

这里是拿更新来请假的心机作者,字数少了表介意=w=

本来发文的时候是想着争取日更来着,但对于这个没有底稿的懒死星人来说还是有点难啊......

于是,过几天有要紧事,本周彻底断更,从下周开始改为周一到周五早上七点更新,双休日会让给另一个坑(手上有很多坑都想填啊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四章

巫瑟斐帝国・月白森林外缘。

空间被暴力撕裂,一抹全黑的身影走出来。

律小心翼翼的将艾文放在草地上,在他身边坐下来,手掌覆上他的胸膛仔细感受着他体内的元素流动,口中低声念叨着什么,好像在自言自语。“咒术失败导致黑元素反噬,精神震荡,倒是没伤及灵魂,这孩子怎么这么乱来…嗯,其他都没事儿。”

无端的响起另一个声音:“从宫里传来的消息,生日宴会上巫王请了祭司为王子祈福,本来只想讨个吉利,不知怎么的这孩子突然很难受的样子,然后突然爆发出了黑元素失控暴走,老国王离得太近不幸丧命。现在他那几个叔父正忙着争权夺位呢。哦,还有白巫神殿,估计是某人又在搞鬼,想借着这茬儿直接除掉这孩子,想必下边神殿的人什么都不知道吧……不管怎么说都太蹊跷了,要说没有人为因素才是见了鬼。”

我明明……什么都没做!

律把艾文抱进自己怀里,轻轻拨开他额头上的碎发。真稀奇,这个孩子竟然也会发出那么大怒气……他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:“到底…怎么回事?”

他明明,还只是个普通的巫族的孩子啊?

那声音沉默了一下,才又重新响起:“是那个吧,毕竟是从‘那边’带出来的东西。”艾文的吊坠飘出来,发出浅淡的莹光。“空间石受到刺激吸收了周围的黑元素由爆发出来,艾文受到了影响,结果造成了艾文主动使用黑元素的假象,被人误会了吧。”

这种假设的确说得通。律把吊坠拿在手里,放在阳光下来回把玩。当初把它送给艾文只是想着找他的时候方便一点,没想到竟会出事…黑眸变得越发深邃,其中深藏的阴霾也变的浓郁起来,冰冷的深渊里寒气愈重。

那个声音仿佛感受到了什么,笑问道:“你想杀了他们吗?”说完又自己否定:“说笑而已,别当真。”

律动作一顿。“拉斐尔,你这是要阻止我么?”

他把吊坠给艾文重新戴好藏在衣服里,在他的额前轻轻落下一吻,神情神情虔诚,就像是在膜拜自己的信仰。

“我从一开始就说过,他们必须死。无论是你还是他,拉斐尔,谁都别想阻止我。”

“好好好您是主子您说了算……不过,律我问你啊,”拉斐尔犹豫着开口,像是拿不定该怎么问,“你,恨他么?”

归根究底,造成这一切悲伤与仇恨的源头,都是他啊。

“你这是怎么说的,当然恨吧?”

声音没有回答,时空的裂缝再次悄然打开。他们该离开了。

律啊,你在说谎呢。

 

艾文醒了,他是被头痛疼醒的,大脑像是要炸开了一样的疼。他记得,自己昏过去前好像看到了律。几年没见,他和上一次见的时候真是完全不一样了,记得小时候那次遇到他是个三十来岁美大叔来着。

……呵呵,自作轻松真没意思。艾文苦笑。

“艾文。”

……是律的声音!胸前有黑色的光闪烁。

“艾文,很抱歉我来晚了。

“这一次还是不能陪在你身边,我很遗憾。

“我都知道的,你什么都没做,不用多想什么,也不需要在意那些人说的话,做你自己该做的就好了。现在王宫里很混乱,白巫神殿也派遣了右翼骑士团在全国找你,巫国已经很不安全了,你需要马上离开这里。

“你现在正在月白森林的外边缘上,向西方一直走就能进入森林里层,虽然会有很多危险,不过比起遇上追兵还是好多了。我在吊坠里给你留了些钱和修炼用材,还有一本记录黑元素咒术的手札,森林里不会有人,你可以放心大胆的用。但是我要提醒你,自己一个人在外,绝对不能表现出一点‘黑色’的痕迹,黑元素和魔族始终是个不能提起的禁忌,你要谨记。还有这个吊坠,绝不能让人知道它在你这里。

“森林西边连接着灵国,你去灵国境内,找一个叫做罗兰的小公国,那里有个方廷斯家族,他们应该会收留你的。之后的,听他们安排就好。

“艾文,忘掉一切离开这里吧,你还有很多事要做。一路小心。”

艾文忍不住嘴角翘起,轻轻地笑了起来。这次是真的开心,开心的不小心眼睛出汗了。

他刚刚被至亲和信仰同时抛弃,但是律没有。他害怕的以为整个世界都背叛了他,但是还有个人站在他看不到的身后。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开心了。

他的期待总是会变成失望。

他的希望又会在哪里变成绝望?

这个孩子在庆幸自己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答案。

艾文稍微休息了一下,站起身来望向西方。

灵国么……

 

*右翼骑士团:只是白巫神殿下属的一支精英骑士团,无论你看到这个名字会想起什么都请表在意=w=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暴君默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