ふたりが一緒なら、
何でもできるって、
ずっとそう思っていた。

原罪

拖了好长时间没更新呢,有点卡文了TAT

如果还有人在等这篇的话真的很感谢QVQ

顺便挂一下帮我看稿子的那只熊,这么闷热的天还在上班......辛苦了,摸摸

还有就是求提意见,作者现在只有一个同学帮忙修改,可能还不是很好,大家觉得有哪里不好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,非常感谢QVQ

第四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五章

“原力是所有元素的本源,可以转化为任何一种元素。元素之间同性相吸异性相斥……是说同元素之间有天生的吸引力,可是这样的话各个国家里的其他元素岂不是会被排斥干净了吗……”

“通过咒术可以将原力转化为元素,用以加强属性威力;也可以保持原力本来性质不变,用于无属性咒术……以前老师们教的都是必须转化啊,这不转化要怎么用……”

“不同元素之间没有必然的克制与被克制关系,咒术的实际威力取决于施咒者本身的强弱和对于咒术的熟练程度。从纯理论上来说,一个咒术中同时使用两种或以上元素也……好厉害,这要怎么做……”

稍带稚嫩的男声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声响从远方传来,期间夹杂着书页翻动的声音,生长旺盛的灌木草丛被人接连拨开,在身后留下或深或浅的脚印,在这偌大的森林里行走,却像在自家花园里闲庭信步一般。

从巫国西南方进入月白森林,艾文一路向着森林中心方向前进,逐渐深入森林的内圈层,但并没有直接从核心地带穿过,而是稍微绕了一点弯儿。

这条路线是艾文仔细权衡选择出来的。别看月白森林名字朴素,却是巫国境内最大的森林,它的危险程度在全大陆的凶地排行榜上都是能排的上号的,核心区域内生存着不少古老的物种,大都已有上千年。正常情况下,根本不会有任何人类靠近这里,这就是律会选择这里的最大原因。艾文选择的这条路很好的避开了他无法应对的麻烦,他想要提高自己对黑元素的掌控能力,在这里既不担心被人知道,也不发愁没有练习对象,再时不时往内层稍微偏一点,寻找比较有挑战性的对手来检验自己,路途倒也不算枯燥。

这么过着,算算日子,离当初出事已经有小半年了,然而其实艾文不是很着急。因为他现在完全无事可想,律说他还有很多事要做,可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目标,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。在他看来,律让他去找那个方廷斯家族也只是暂时的,也许只是去完成一件什么事,只是一个短期目标。他现在想知道的,是自己这个“人”,最终要走到什么地方去。

不过他想,有事的那个人,应该是律吧。他想让自己帮他完成一件,很重要的事。而现在的他并没有能让他托付重任的能力,所以,他不急。

从身后传来薄翅扇动的微弱嗡鸣声,高速移动着靠近。

艾文安静的坐在树根上研究咒文,把笔记又翻了一页。

“噬!”

风起,吹过灰白的短发和斗篷,转瞬消散。艾文看着树梢边上,一团黑色的烟雾散去后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他又低下头,看着手里的书。

这是律留给他的研究手札。现在他手上一共有两本律的手札,一本记录了这个世界的一些常理和有关原力的使用方法,仅有的几个咒术也是使用白元素的巫咒,很明显是特意为他准备的抄本;另一本则全都是黑元素咒术,但都很简单很初级,看这书本也很陈旧了,翻到最后一页,便能轻易看出这只不过是他笔记的一部分罢了。

艾文因为手边只有这些资料,便只练习了这上面的咒术。这些很基础的黑元素咒术,现在的他只要念出咒文最后的实际动作指令就能做到瞬发,威力丝毫不比念完咒文来的弱。他的领悟能力也稍微提高了,隐约有一种直觉,这手札上记录的咒术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。

然而这么一来,这里透露出的信息量就很大了。

这里的人们因为长久以来身体被元素浸养,元素的颜色已经刻进了血脉。就像他艾文的头发和眼睛都是巫族的灰白色,这是种族身份的标志,生来如此,无法改变,也没有人会想要改变。可是律,是黑色的,不属于五族的任何一种颜色。黑色,是属于魔族的颜色;黑元素,是属于魔族的元素。

那是已经消失很久的一族,久到只能在千年前的典籍中找到他们的影子,连空气中散布的黑元素都已经稀薄到几乎没有了。在民间已经完全听不到与“魔族”相关的字眼了,如果艾文不是王族的孩子,他也根本不会知道这个种族。有人不想世人知道这个族群。

律是魔族,这是艾文的猜测,因为这世间已经没有人能够研究黑元素咒术,而这还只是他的第一个疑点。

第二个疑点来自他的记忆。艾文初次见到律的时候,是他三岁,在王宫里。且不说那人是怎样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守卫森严的王宫里的,单就他的样貌就常常会改变,第一次是三十多岁的样子,几年后第二次见到他竟变得年轻了些,还有一次,那人居然变成了个少女模样,吓得他差点儿没敢认。

当年初遇时,律在艾文的独立宫殿里留了下来,说可以做他的老师,教他,使用白元素。还给了他那个吊坠。这一切没有半点违和感。

而现在,他“有魔族血脉”,因为杀了巫王被判叛国,被神殿判为异端,遭到整个族群的抛弃和追杀,他已经一无所有了。

可是律还没有离开他,越是这样他就越害怕,害怕会再一次被抛弃;偏偏越害怕他就越要想,想那人到底在想什么。

艾文抬起头来,望向头顶被旺盛的枝叶遮的稀稀拉拉的阳光,那斑点变得更加刺眼了。

律,你……到底是谁? 
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暴君默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