ふたりが一緒なら、
何でもできるって、
ずっとそう思っていた。

原罪

原罪(序)

原罪(一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章

几天前是艾文的生日,却在宴会上发生了那么令人不可置信的变故,原本他被定好的人生轨迹一下子全被打乱了。你在遇到这种完全超出自己掌控的事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?所有人都会本能的产生恐惧感,然后本能的想要向什么人求助。艾文也是,但他没有可以依靠的对象,只能庆幸自己大脑还算冷静。

前路渺茫啊。

刚从一拨人手底下逃出生天,艾文表示除此之外不作任何其他感想。

不过,说不定其实也没那么大落差。

艾文・巫瑟斐,巫瑟斐家族嫡系唯一的继承人,然而这个身份却是无比尴尬。因为他是私生子,他的母亲甚至连家族的大门都没进过。这个孩子刚一出生,父亲便命人将他带回了王宫;正牌王后不能生育,于是他就成了唯一的王储。

艾文觉得这个家族真是没一点好处。王后没有孩子,便只能将他当成亲生儿子,可那张脸每次对他笑的时候都堆满了僵硬和尴尬;父亲的几个兄弟倒是都早就有了孩子,但旁支终究争不过嫡子的继承权,因为利益问题,那些兄弟姐妹们都不会给他好脸色;至于下人们,艾文不知道如果没有储君身份,他们还会不会那么喜欢自己。

无论什么人,如果现在能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接下来该怎么做,艾文可真的要把他当做神明供起来……什么的,说笑的,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事呢。就算有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。大概唯一会一直陪着他的,只有那个人了吧,毫无理由的,艾文直觉那个人无论如何都不会丢下自己,并且下意识的拒绝承认这种直觉有多不合理。

说真的,艾文都快要忘了自己上一次见到那个人是什么时候的事了。

在山谷里仔仔细细搜刮了一遍,艾文找到了一些小城镇里不常见到的花草果实和种子,他记得自己逃跑的这个方向上有些小镇,如果能在那里换到些钱和食物真是再好不过了。

艾文走在路上,将连日来的所见所闻一遍遍的仔细梳理一番。他从宴会上逃出来,少说也有五六日了,那位新任的巫王派出卫队追捕自己,逼得他不惜痛下杀手,愣是一点消息都没让他们送回去,不知道那些人下一步会怎么做……不对,现在王宫里应该也正乱着呢吧,都忙着玩心机争权夺位,谁会在一个小孩子身上多花心思。

艾文突然希望他们对自己下手再狠一点。

你会觉得这孩子已经心灵扭曲了吗?的确有那么点儿。

因为每次他遇到麻烦那人才会出现,如果自己有生命危险的话,就能再次见到他了。这么一想还有点小开心~

完了,这个孩子又在期待着什么事了,他又忘记了每次自己开始期待什么的话,得到的必然是失望。如果失望的次数太多的话,会在哪一次化为绝望呢?

 

他站在小镇闹市的街道上,看到不远处巡街的卫兵,紧了紧自己的风帽。感谢巫神,王都之外的人都不认识他,但不排除通缉令已经下达到这里的可能。艾文很快找到了一家花店,他的种子有销路了。

“来孩子,拿好了。你拿来的东西真不错,就是一些老花匠都不一定能找到这么好的种子,下次有好东西可要记得大叔啊,大叔多给你一些!”

“好的,谢谢您。”

艾文如愿换到了一些日常必需品,路过广场的时候听到了坏消息,通缉令果然已经下达,甚至还有悬赏令,这意味着除了他的军队,连他的人民都成了他的敌人。

真是变成最糟糕的情况了,不管躲到哪里都不安全了,怎么办……

埃文突然停住了脚步,他的视野里有一片白色一闪而过。回身,抬头。

白色的房顶,白色的墙壁,白色的大门,门前立着白色的十字雕像,没有印象中的恢弘大气,却是给了艾文一个惊喜——

运气这么好,这里居然有一座巫师教堂?

 

律,律,律,律,律……

飘渺的呼唤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有的清脆,有的浑厚,有的稚嫩,有的深沉。无数声音交替响起,却看不到有人的身影。那些声音都在呼唤着同一个名字。

阴云密布的天空中闪过暗雷,照亮了地面上凿刻着的无数咒符,暗紫的颜色中带着些黑红的裂隙,令人感觉无比恐惧。咒文一圈套着一圈从远方向内延伸,束缚着中心的人,将他永远封锁在这时间和空间重叠的缝隙之中,永远无法逃匿。

那是一个少年模样的人,过于纤瘦的身体趴伏在地上,黑色的长发覆盖了整个赤裸的身体,清晰可见那之下的遍体鳞伤,大大小小深深浅浅,伤口有的还在流血,有的还带着烧焦的痕迹,看上去狰狞可怖。

律,早上好……

律,快点起来……

律,你还好吗……

律,已经到时间了……

那些声音带着些焦急的催促着,仿佛汇聚成了一篇杂乱无章的诗文。

少年缓缓的睁开眼睛,深邃的黑色中隐藏着混沌的阴霾,他撑着身体坐起来。本该虚无的空间里突兀的有了些空气流动。

他听到有人在叫他,说的什么来着?

律,快要赶不上了,快去找他。

突然有个声音清晰起来。啊,对了,我得离开这里,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……

少年的眼中划过一丝光芒,他站起来,身边突然刮起大风。

狂风扬起他的长发,拂过他的身体,可怕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。从某一处送来一件长袍,掩盖了他所有的狼狈与不堪。

是谁说会把他永远关在这里的来着?呵,那就是一个笑话,封印早就开始松动,都让他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了不是么?

去找,来不及了,去找他,快一点……

它们又开始焦急的催促。大地的诅咒变得蠢蠢欲动,开始散发出虚幻的光影,想要在一次束缚他。

少年向前踏出一步,赶在咒文发动之前消失在原地。

不知从哪里传来了歌声,飘渺空灵的声音将封印的咒文渐渐平息下来。


评论

© 暴君默悠 | Powered by LOFTER